学而为政

无甚可说

出鞘19

对面的人似乎十分诧异,半晌才道:“你认识我?”

刘皓微微一颔首,也没回答,道:“苏先生,还请这边借一步说话吧。”

苏木秋看着眼前的人向前面的黑暗中走去,伛偻着身子,明明二十多岁年纪,却又老态横生。

苏沐秋其实算是死过一次的人了。奈何桥上走了一遭,要不是白淼,怕是早就投胎转世去了。又这样稀里糊涂的苟活了几年,早就将以前要强的那份心看淡了,只是虽然万般随缘,但还是有逆鳞的。

他的逆鳞就是苏沐橙和叶修。

刘皓触了他的逆鳞。

那一着多狠啊,如果不是被赶出去的不是叶修这样的人,如果叶修真的就此动摇了,如果叶修没有遇到陈果……

当年他听说叶修退役之后,便匆匆寻至嘉世,却看见一个喝醉的人,靠着嘉世的后墙,哭的一塌糊涂。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

没有人,从一开始就想做个混蛋。

不知道怎么回事,他忽然就不想动手了。

最后嘉世破产,而那人几经辗转,在比赛场上被沐橙打爆之后便灰溜溜的退役离去,刘皓做的事最后闹的江湖里也人尽皆知,刘皓师父听说了,当即邀请各派长老到华山之上,当众罚了刘皓三百三十三棍醒世棍,真是天道好轮回。

真是天道好轮回?

真是天道好轮回!

其实那天他也在场,彼时白家还不是成相的一员,他是跟着白淼一起去的,看着刘皓在大庭广众之下被打了个稀巴烂,而且在被罚完之后就被扔到了后山敬师堂思过。

刘皓这次怕是活不成了。

这次连他也不禁有些唏嘘,心下觉得刘皓师父平时一派清风浩荡,刚正不阿,没想到却是如此小人做派。刘皓虽然有过,却罪不至死,何苦为了华山派那些虚名,将人逼至如此境地,一点师徒之情都不讲的吗?

他看到刘皓师娘苦苦哀求,看到刘皓一众师弟师妹们请命求情,看到刘皓师父满脸不为所动,开始有些同情刘皓了。

白家为湘南巫蛊世家,而他师父白淼更是个痴人,当初救下自己也是为了恰好试他的新蛊噬月而已。此蛊有吊命的功效,而且此蛊可将人吃下去的各种东西的药性积攒起来,再将药性慢慢侵荫入人体,久而久之,人身上的每一滴血,每一块肉就也沾染上了药性,自己百毒不侵不说,而且血肉是真的可以救人的。可副作用也很明显,从此之后,自己浑身上下像得了白化病一样变得惨白,更重要的是不能见光,一旦见光则浑身刺痛难忍。

且不管白淼到底是出于什么目的将自己带在身边,但他起码救了自己的命,苏木秋也就听之任之了。

许是想到这么一个二十岁左右的年轻人就这样灰溜溜的死去,实在是有点于心不忍,而自己又恰好似乎能救命。苏木秋抱着能救则救的态度,晚上偷偷来到敬师堂。敬师堂在一个很偏僻的地方,离前山很远,他本以为敬师堂定会守卫森严,可不曾想竟如此简单的就潜了进去。他蹲在房梁上,看到了最为难忘的一幕。

刘皓在地上痛苦的呻吟,一个人轻轻的扶起他,往他的嘴里塞了一个东西。

那个身影,长发如瀑,苏木秋熟的不能再熟。

是白淼的孙子,他还没有成年的小师弟,白时英。

就听见白时英有些着急的轻声喊着:“刘皓哥哥,你吃下去啊,快吃下去啊。”

顺了几次,似乎总算是喂了下去,过了一会儿,白时英摸出了自己随身携带的玉笛,轻轻吹起一首小调,这小调不好听,可却将房梁上的苏沐秋惊得心神俱飞。

这是引子。

这是白家的圣物,千丝蛊的引子。

苏沐秋听说过这种蛊。

这种蛊白家每人此生只能养一条,成活率又极低,养蛊人需以心头之血育之,这对养蛊人近乎是毁灭性的损害。虽然养成之后有起死回生之效,若养蛊人吃了反则大有增益。但即便是白家的人,也极少有人肯忍受这样极端的痛苦来打这样一场赌,养这样一只蛊。

看着白时英弱不禁风的背影,苏沐秋突然有些好奇,刘皓和白时英究竟是什么关系,值得白时英做这样的事?




emmmmmmmmm,成长是一件很痛苦的事,而且大家请稍安毋燥,我之所以安排了这么一出在后文是会有解释的。。。而且大家不要黑师父,师父是个很好的人,后面也会说到的。

最后是伞哥,我个人觉得伞哥是个很温暖,很包容的人。他跟叶修都是好人,但是却跟叶修不一样,如果说叶修像一柄刚正的剑,那么伞哥就像是水,一柔一刚。

其实有没有感觉,叶修和刘皓师父在有些地方上还是很相似的呢?

评论(5)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