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而为政

无甚可说

出鞘16

刘皓低着头,没人能看清他的表情。
“你加入了成相。”
“那又怎样。”白时英将剑抽回来,顺手从叶修桌子上拿了张面巾纸,翻身坐上窗台,头也不抬慢条斯理的擦起了剑来。
“凡武林中人,若出手伤及无辜,无论轻重,人人尽可诛之。怎么,刘皓哥哥不动手的吗?你就不怕刘师叔对你更加失望?”
刘皓没有理会白时英,默默后退了几步,在众人错愕的表情里,冲着叶修便直直的跪了下去。
“叶哥……”刘皓闭上了眼睛,顿了顿接着道:“所有的帐全在刘皓一人身上……以前是,现在亦是。时英……时英还小,还望……还望叶哥不要跟他计较。”
白时英来之前就想过几千种刘皓的反应,但从未想过刘皓会就这样容易的跪了下去。在他的记忆里,刘皓虽然会极尽曲意奉承之态,但骨子里的他其实是骄傲的。他可以无限的巴结你,讨好你,但却永远都不会臣服于你。
抓着笛子的手颤抖起来,终究是忍无可忍斜刺里向刘皓的后脑点去。
“刘皓你给老子起来!谁要你在这里虚情假意……”话未说完,只听见“铛啷”一声,一枚硬币落在地上。白时英只觉右腰眼一麻,半边身子登时不能动了,顺势从窗台上一头栽了下去。紧接着右手手腕一紧,软乎乎的跌到一个人的背上,又一阵天玄地转,再抬起头来时,眼前就只剩下光秃秃的天花板。
周围静悄悄的,只剩下白时英粗重的喘气声。
白时英躺在地上,他动了动手指头,发现自己的经脉已经被一股极其霸道的内劲完全封掉。
他想起来看一看,却发现自己虽然毫发未伤,却连像一个普通人一样坐起来都不能。
他至今都无法想像一个人能几乎在一瞬间就封掉自己的功夫,而自己却连一点还手的余地都没有。这在如今即便是他师父毒圣白淼也是不可能的。
不知道是地板太凉还是空调太低,他突然感觉到一种冷意剖皮透骨而来。
刘皓,并不像外界传的那样不堪。事实上,恰恰相反,他变强了。只是……白时英扭头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单膝跪在自己身边的刘皓。
他似乎自己还不知道呢。

评论(14)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