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而为政

无甚可说

出鞘13

再划水一章。。。手动滑稽
ooc预警
开更

叶修转过身子看了看坐在窗边的刘皓,那人正望着外面不知道在看什么。
这已经是叶修今天第八次看到刘皓发呆了。
“刘……”刚想出声提醒,却想起来此人早已不是自己的副队,甚至连职业选手都不是了。即不用训练,也不用比赛,所以自己是要提醒他什么呢?
“叶领队,你找我有事。”江湖人的耳朵何其敏锐,哪怕只是在喉间的呜咽,那人还是听到了。
叶修眸子暗了暗,对“叶领队”这个称呼不甚受用。其实叶修也知道刘皓也不是对他有意见或怎样,在正经工作的时候,他称呼喻文州也从来都是喻队长。
这是个人的习惯,处事风格,是刻在骨子里自然而然的东西。叶修当然知道刘皓这么做其实也没什么不对,好歹他也在社会上摸爬滚打了这么多年,也早已明晓“规矩”的重要性。
该正经的时候,还是要正经的。
可叶修就是不喜欢刘皓这么叫他。
“额……没事……”坐在窗边的人看过来,便起身将叶修的杯子拿了出去,不一会儿就换了一杯清茶过来。
这茶是刘皓师父拿来的华山金针,足足有两三斤一大包,除此之外还有山核桃、野蜂蜜和西瓜。刘皓在第一天就把一大箱核桃一个一个徒手捏碎剥好了,再扮上蜂蜜黑芝麻,团成一口一个的大小的团子,装了满满一大盒儿保鲜盒,就搁在训练室里,谁想吃随时都可以吃。
叶修接过那杯茶,温度适宜,浓度适中,淡香扑鼻,生平第一次的,叶修觉得有点不好意思,只干干的说了一声:“谢谢。”
“不用。”刘皓又回到窗边,依旧看着窗外发呆去了。
刘皓最近心不在焉的原因其实也猜的到。
最近微博、新闻上有关练气者的新闻越来越多。
已经有纸包不火的趋势。
叶修叹了口气,也不知道能不能就这样相安无事到比赛当天,可叶修没想到的是,自己的担忧不无道理,更没想到,那一天会来临的这么快。

评论(7)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