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而为政

无甚可说

出鞘番外

我也觉得刘皓有点太惨了,一直说让他装逼也没装起来,所以更个番外来疼爱一下我们的白告。
ooc橙色预警。
玛丽苏预警。

刘皓看着镜子里的自己。一头堪比用过飘柔的长发,狭长的羽眉飞眉入鬓,戳破天际的睫毛,十六寸星光美瞳,一张玉面赛过刷墙的腻子粉,真所谓指如削葱根,口若含朱丹。可最令刘皓惊异的是自己的鼻子,就见化妆的小姐姐在自己脸上一阵涂涂抹抹,再睁眼时居然发现自己的鼻子小了整整一个号。
荣耀开服十二年,依旧活力不减,蒸蒸日上。国家队也喜夺三连冠。而自己作为联盟的老人,岳阳一役后也在广大人民群众中混了个脸熟,因此被邀请过来给荣耀新出的一套古风外观代言。
联盟让刘皓扮君莫笑。
刘皓站了起来,理了理身上镶金鎏云的宽袍大袖,拿起靠在一边的千机伞。轻轻转扭了一下伞柄,从中抽出一柄剑来。
刘皓执剑而立,周围立刻响起了一片低低的惊呼和倒吸气声。从诸位工作者的反应来看,刘皓知道自己的这种模样估计是不错,而且应该是非常不错。可刘皓自己却没有概念,原谅他的审美,被他的直男师父荼毒了二十多年,已经往不可描述的方向狂奔且一去不复返了。
武林传承到现在,有的人喜欢现代化,与国际接轨,所以就像喻文州所在的同仁堂,无论从管理还是外在形象都透漏出一股子精英气。而有的人喜欢传统,走向复古,就像王杰希所在的武当派,则有一种仙风道骨,世外高人的气质。
所以,历来武林大会,都经常出现一边是西装革履的大叔或者是大长刘海、马丁靴、连帽衫的青年,而另一边则是脚蹬丝履、身着道袍,扎个丸子头,看着都懒懒散散的道长,或者是穿着一身旗袍,走路丰姿绰约的妙龄女郎。
而他们华山派,则永远都只有一件衣服,运动服。
穿了二十来年运动服的刘皓,自然体会不到其他衣服的妙处。跟着工作人员走在去休息室的路上,刘皓还在想待会上台表演可千万别踩到衣服,要不然斯拉一声事小,耍剑变耍流氓就事大了。
推开门,果然全联盟的人都在,方锐眨巴眨巴眼睛,半晌才开口道:“刘皓!你……你这是去韩国了?”
魏琛走过来,围着人转了一圈,才慢慢悠悠道:“哎呀,这样才像君莫笑嘛,你看看多潇洒。要是老叶穿这样……”魏琛做出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子,接着道:“不行不行,不能想了,太辣眼睛了。”
“恩,胡子拉碴的迎风布阵和彬彬有礼的索克萨尔倒是挺和谐的。”叶修抽了口烟说道。
饶是魏琛猥琐多年,被人说破心事,也禁不住红了老脸,偷偷看了眼喻文州,发展那人也正在看他。连忙道:“那是,我们蓝雨可是师徒情深,尊老爱幼一直都是优良传统,我们大蓝雨的合照,那就是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宣传画。”
“老魏你终于暴露了吧,人在兴欣,心在蓝雨。说你是不是喻文州派来的奸细。”方锐插嘴道。
“我跟喻文州那可是纯洁的师徒关系!”
“谁问你纯洁没有啊!”
刘皓默默的站在那里,看着众人围着魏琛胡侃,低头发现叶修正托着腮看着自己。
叶修托腮的样子很好看,一双眼往下耷拉,凭添一股似笑非笑的风情。
刘皓问道:“我这样穿合适吗?”
“合适,怎么不合适,最合适了,没有人比你更合适了。”
刘皓无语。
对面的人轻轻叹息一声,走过来道:“你还是放不下过去?”
刘皓笑了笑,“毕竟无论如何还是有点遗憾的。”
想和你一起拿一个冠军的遗憾。
那人牵过他的手,一会儿,刘皓感觉自己手中多了一个东西。
定睛一看,那是一枚戒指,世邀赛的冠军戒指。
“这是去年的,拿着吧,这是我们共同的冠军,没有你,我们拿不到这个。”
眼睛似乎有些湿润,刘皓把戒指紧紧握在手心,道:“切,老子可是武林第一人,谁稀罕这个。”
“你不稀罕,还给我。”
“不给,不要白不要。”
……
刘皓以为日子会一直这样变好。
直到那天接到叶修的病危急电。
长久的不运动还有作息不规律最终还是拖垮了那个人的身体。
刘皓到医院的时候那人正一动不动躺在重症监护室里,医生说像心肌梗塞已经成这样的,其实没有再托着病人的必要了。
叶修母亲哭成了泪人,站都站不住,哀求医生想想办法。
刘皓趁乱走进病房,一会儿又出来,便消失了。
后来,听说应该进棺材的叶领队,奇迹般的好了,然后就辞掉了自己所有的工作消失了。
听说是看一病破了红尘,出家去了。
在华山上吃着西瓜的叶某人听后嗤之以鼻,人家哪里是看破红尘,这分明是凡心正炽好嘛。
刘皓黑着脸坐在一边道:“你胡闹什么,当时打通你的经脉,传你内力只是为了救你的命。”
“你真当江湖好玩儿吗?脑袋天天别在裤腰带上,你还来凑什么热闹,金针封住你的气,还找喻文州给你解开。”
叶修又敲了一个核桃:“所以,你教我武功不就得了。”
“不教!”
“那我就下山,等别人一刀捅死我,然后把江湖第一高手一半内力拿走。”
“我现在就废了你的武功!”
“那我就下山继续打游戏,然后再来个心肌梗塞。”
“你!”
“刘皓,我想跟你一起拿一个荣耀,不管什么荣耀。”
刘皓转过头去,半晌才道:“这是条不归路。”
“我知道。”
“这条路很凶险,稍不注意,付出的就是生命的代价。”
“我知道。”
“习武很苦的,你年纪又大了。”
“我都不担心,你担心什么,还是,刘大侠心疼我了。”
刘皓眉头一皱,恶狠狠道:“你可别后悔!”
“绝对不后悔!”
……
十年后,江湖上突然出现一位用剑高手。虽然所会招式有限,但经验极其老到,招招之间,天衣无缝。
又过十年,此高手与剑仙联手,成子午阴阳剑,打遍天下无敌手,虽已过了参加武林大会的年纪,但因二人剑术卓绝,特批为当年兵器谱榜首,也成了兵器谱上唯一一次二人同时夺得榜首的特例。

八月中秋,华山之颠。
一人独立于此,仰观皓月。
突然又一人飞身而至,抱怨道:“我说翻遍整个华山都找不到你,原来在这儿。不是说好的,这次中秋要一起过的吗?”
“跟你过什么,喝黄酒都会醉的人?”
“呦呵,还拿着老黄历说事呢,你也不看看啥年代了,三十年河东三十河西。”
“你不服?”
突然一人一阵轻笑,促狭道:“不是,不服的一直是你吧。也不看看,谁一直被压着。”
“你皮痒了吗?”
“不敢,不敢。万一你输了,我又不能睡床了。”
“少废话,打不打。”
“打打打。”
“叶先生,得罪了。”
“刘大侠,请出鞘。”

END

评论(6)

热度(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