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而为政

无甚可说

出鞘

         开封奇谈里的白玉堂和刘皓是一个人配的音。
         所以想写写武侠。
         没写过现代武侠,所以很崩很崩。
         专注小学生文笔三十年。
         ooc橙色预警。
         欢迎各路板砖与板凳。
         话不多说,先放楔子。

        “你干嘛的?”
        “不好意思,我找王杰希和喻文州。”
        “哪个单位的?”
        “啊?……”
        “有证明吗?”
        “额……没有。”
        “那不行,你走吧。”
        “我真的认识他们,我是刘皓。”
        “你是刘云山也不行。赶紧走走走,没证明都不让进。”
        “……”
        刘皓已经在国家对训练基地的大门外逡巡很久了。久到门卫室里的小哥给了他一个让他自己体会的眼神并举了举手中的电话,刘皓这才勉强忍着将小哥头打飞的冲动,恋恋不舍,一步三回头的离开。
         这都叫什么事!你他妈还刘云山,你看要是真刘云山来了你还不慌的跟三孙子似的。
         虽然知道人小门卫也只是按规矩办事,但是大夏天的刘皓还是搞了一肚子火气,妈的,你就是不让进说话也不用这么难听吧,真他妈官僚主义。
         事已至此,刘皓突然就特别怀念那个当初因为退役,被心灰意冷的自己一掌震了个稀碎的手机和电话卡。
         他清楚的记得那价值四千大洋的华为里还有一百多的话费和2个G的全国4G流量。
         如果手机还在的话,把王杰希和喻文州叫出来也就一个电话的事,然后他们再随意找个咖啡厅,或者奶茶店,再不济去吃个麻辣香锅也行。一边吹着空调,一边喝着小酒,舒舒服服把事情交代了,任务光荣完成。他就可以买当天下午的票,晚上就可以回山里,然后一边吹着清爽的山风,一边吃着冰凉的山泉冰镇西瓜,愉快的做一颗来自深山里的板蓝根。
        起码他不用在据说是近六十年来最热的夏天里,背着一个一二十斤的铁疙瘩站在大马路上晒日光浴!
        刘皓抬头看了看正当午头顶上的太阳和基地堪比看守所的高墙,陷入了深深的绝望之中。
        可再绝望他也必须今天就见到他们啊!因为最重要的事是,刘皓事先就打好的小算盘导致他根本就没拿那么多钱!
        好吧,刘皓认命的深呼吸一口,紧了紧背在背上的长条布包,再次运气周身使自己降了温。小心避开门卫小哥儿的视线,来到了一处长有高大梧桐树的墙角。
        既然正门走不通,那就只好走偏门了,这可不能怪我破戒,刘皓看着眼前的高墙,露出了一丝微笑。
       
       

评论(11)

热度(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