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而为政

无甚可说

出鞘16

刘皓低着头,没人能看清他的表情。
“你加入了成相。”
“那又怎样。”白时英将剑抽回来,顺手从叶修桌子上拿了张面巾纸,翻身坐上窗台,头也不抬慢条斯理的擦起了剑来。
“凡武林中人,若出手伤及无辜,无论轻重,人人尽可诛之。怎么,刘皓哥哥不动手的吗?你就不怕刘师叔对你更加失望?”
刘皓没有理会白时英,默默后退了几步,在众人错愕的表情里,冲着叶修便直直的跪了下去。
“叶哥……”刘皓闭上了眼睛,顿了顿接着道:“所有的帐全在刘皓一人身上……以前是,现在亦是。时英……时英还小,还望……还望叶哥不要跟他计较。”
白时英来之前就想过几千种刘皓的反应,但从未想过刘皓会就这样容易的跪了下去。在他的记忆里,刘皓虽然会极尽曲意奉承之态,但骨子里的他其实是骄傲的。他可以无限的巴结你,讨好你,但却永远都不会臣服于你。
抓着笛子的手颤抖起来,终究是忍无可忍斜刺里向刘皓的后脑点去。
“刘皓你给老子起来!谁要你在这里虚情假意……”话未说完,只听见“铛啷”一声,一枚硬币落在地上。白时英只觉右腰眼一麻,半边身子登时不能动了,顺势从窗台上一头栽了下去。紧接着右手手腕一紧,软乎乎的跌到一个人的背上,又一阵天玄地转,再抬起头来时,眼前就只剩下光秃秃的天花板。
周围静悄悄的,只剩下白时英粗重的喘气声。
白时英躺在地上,他动了动手指头,发现自己的经脉已经被一股极其霸道的内劲完全封掉。
他想起来看一看,却发现自己虽然毫发未伤,却连像一个普通人一样坐起来都不能。
他至今都无法想像一个人能几乎在一瞬间就封掉自己的功夫,而自己却连一点还手的余地都没有。这在如今即便是他师父毒圣白淼也是不可能的。
不知道是地板太凉还是空调太低,他突然感觉到一种冷意剖皮透骨而来。
刘皓,并不像外界传的那样不堪。事实上,恰恰相反,他变强了。只是……白时英扭头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单膝跪在自己身边的刘皓。
他似乎自己还不知道呢。

出鞘15

断了半截的文现在补上
总算把上周的双更补齐了。
ooc橙色预警。
敬请期待。

刘皓看了看抵在自己剑刃上流光照水的短剑和那人另一只手中紧紧攥着的玉笛,大惊失色道:“时英!”
白时英将手中的短剑收回来,抱胸挑眉道:“刘皓哥哥,这唱的哪一出?负荆请罪?”
刘皓木木的看着眼前的少年,久久不能回神。白时英咬了咬唇角,突然一个反手,短剑直直的向叶修的眼睛刺去。
可剑尖在距离叶修左眼只有一寸远的地方停了下来。
一只手握住了它,血顺着指缝滴滴答答往下滴。
刘皓看着自己滴血的手道:“为什么。”
白时英眨了眨眼睛道:“现在这不重要了。”
“为什么。”
“因为我不想杀他了,现在不想杀,以后更不想杀。”
刘皓抬起头,看到了白时英眼里浓重的嘲讽,耳朵里听到那人的声音:“因为直到刚才我才发现,你现在这个样子,完全都是你咎由自取。”

额。。。其实后续也就这么多了。。。
本来还想再更一个的。
占了这么一个tag,好没节操啊。。。
我这周三要交一本儿书的读书笔记,然而到现在一页没看,实在是抽不出时间来肝了。。。
各位观众老爷们,小的在这里赔罪了。














出鞘14

终于要打架了。
哈哈哈,我也是够墨迹的了。
要第一次出鞘了。
ooc橙色预警
开更

叶修做梦都没想到第一次来找茬的找的不是王杰希和喻文州而是自己。
一条蛇从电脑后探出脑袋来,三角形的脑袋告诉你绝对不想被它咬上一口。
王杰希让大家千万不要动。
叶修当然也没有动,他的手还搁在鼠标上,蛇头已经离他越来越近了,他甚至能看清那火红的信子和狭长的毒牙。
不过他却一点也不担心这条蛇会咬到他。
因为在那狭长的毒牙中间还卡着一柄剑。
一柄漆黑如墨的剑。
那柄剑微微一动,就像是一位刀功绝妙的厨房大师傅在剔骨一样,顷刻之间那条蛇便从头到尾被劈成了两半。
蛇身落在他的桌子上,有血和内脏飞溅出来,叶修看着眼前的一切,只觉得心里止不住恶心但又莫名的激动。
耳边响起熟悉的声音:“注意不要碰到血。”
叶修没有回头,眼前寒芒一闪,铛啷一声,兵刃相交。叶修回过神,便看到一张极其美艳的脸。
用美艳两个字形容一个男人似乎并不礼貌,可叶修再也想不到其他的词来更准确的形容眼前的人。
那人眨了眨眼,露出一副讥讽的笑来:“有意思了,原来是你。”

真的很不好意思,我卡打斗的场面了。。。
主要是在外面用手机在码字,所以临时有事就卡了。
看晚上啥时候回去吧。
太长时间没写过文了。。。感觉自己水平退步了好多。。。

出鞘13

再划水一章。。。手动滑稽
ooc预警
开更

叶修转过身子看了看坐在窗边的刘皓,那人正望着外面不知道在看什么。
这已经是叶修今天第八次看到刘皓发呆了。
“刘……”刚想出声提醒,却想起来此人早已不是自己的副队,甚至连职业选手都不是了。即不用训练,也不用比赛,所以自己是要提醒他什么呢?
“叶领队,你找我有事。”江湖人的耳朵何其敏锐,哪怕只是在喉间的呜咽,那人还是听到了。
叶修眸子暗了暗,对“叶领队”这个称呼不甚受用。其实叶修也知道刘皓也不是对他有意见或怎样,在正经工作的时候,他称呼喻文州也从来都是喻队长。
这是个人的习惯,处事风格,是刻在骨子里自然而然的东西。叶修当然知道刘皓这么做其实也没什么不对,好歹他也在社会上摸爬滚打了这么多年,也早已明晓“规矩”的重要性。
该正经的时候,还是要正经的。
可叶修就是不喜欢刘皓这么叫他。
“额……没事……”坐在窗边的人看过来,便起身将叶修的杯子拿了出去,不一会儿就换了一杯清茶过来。
这茶是刘皓师父拿来的华山金针,足足有两三斤一大包,除此之外还有山核桃、野蜂蜜和西瓜。刘皓在第一天就把一大箱核桃一个一个徒手捏碎剥好了,再扮上蜂蜜黑芝麻,团成一口一个的大小的团子,装了满满一大盒儿保鲜盒,就搁在训练室里,谁想吃随时都可以吃。
叶修接过那杯茶,温度适宜,浓度适中,淡香扑鼻,生平第一次的,叶修觉得有点不好意思,只干干的说了一声:“谢谢。”
“不用。”刘皓又回到窗边,依旧看着窗外发呆去了。
刘皓最近心不在焉的原因其实也猜的到。
最近微博、新闻上有关练气者的新闻越来越多。
已经有纸包不火的趋势。
叶修叹了口气,也不知道能不能就这样相安无事到比赛当天,可叶修没想到的是,自己的担忧不无道理,更没想到,那一天会来临的这么快。

出鞘12

今天更新
唉。。。因为从今以后的学习任务实在是太重太重了,所以只能周更了。我尽量在周末的时候二更甚至三更。
ooc预警。
开更!

叶修躺在床上,窗外月华如水,顿时睡意全无。
揽衣起身,看了看地上往日睡了一个人的地方,今天却空落落的,就推门走了出去。
荷花池风景不错,今夜有风,不似往日,站在水边甚至有一股清凉意穿脾透腑而来。然后,他闻到一股酒香。
虽然到处一片墨色,但叶修还是在湖心亭处看到一个模模糊糊的人影。
“叶哥不过来坐坐吗?”熟悉的声音传来,虽然遥远,但又似在耳边低语,叶修暗暗感叹一声,便走了过去。
亭子的桌子上放了一个没有标签的玻璃瓶,浓郁的酒香从中源源不断的溢出。旁边有两个玻璃杯,里面已盛满清明透彻的液体。
叶修挑眉,道:“你在等人?”
“我在等你。”
“为什么。”
刘皓叹了口气道:“喻文州和王杰希把我的事,都跟你们说了吧。”
叶修回想起黄昏时,刘皓走后,一起人缠着王杰希和喻文州,竟也把刘皓的过去知道了个七七八八。
比如,他们知道了刘皓从小是个孤儿,小时候偶然机遇被华山派剑仙相中,带上山去做了关门大弟子。
再比如,他们也知道了刘皓功夫其实十分了得,下山前兵器谱排行第三,而王杰希和喻文州也才第九和第七。还有就像在嘉世的时候一样,刘皓为人处事的能力也很出众,几乎管了华山派所有的杂事。
再比如,江湖上门派之间实际上明争暗斗不断,暗潮汹涌,为打压华山派,所以那届的大佬们揪着刘皓心思过杂的毛病大加讨伐,说他思虑不纯,剑意不净,又因第一第二分别被尊为刀圣、剑圣。遂给刘皓封了个带有侮辱性质的“小剑仙”的名号。
而那是刘皓第一次参加武林大会,那年刘皓16岁。
……
叶修看着眼前青年的眼睛,道:“你怎么知道我会来。”
“我不知道,猜的。”
“那我万一不来呢?”
青年暼了他一眼,道:“那我就回去睡觉。”
叶修笑出了声,接着道:“这酒是给我的?可我不喝酒。”
“我能看出来,你不能喝。”
叶修无语了,作为一个男人,不能喝酒,无论在哪个年代,都不是什么值得夸耀的事。很多事实就是这样,你做不做是一码事,能不能就又是一码事了。
叶修讪讪的摸了摸鼻子,道:“所以,你很能喝?”
“很能。”
“千杯不醉?”
“不醉。”
“那你为什么还要喝?”
“因为我想醉。”
叶修见过刘皓无数张表情,气急败坏的,曲意逢迎刻意讨好的,打荣耀时认真的,赢比赛后高兴的,记者会后疲惫的,等等表情。但他却从未见过青年露出的这般表情。
迷茫,痛苦,甚至还有一种恐惧。
青年人身上散发出的颓势在一瞬间似乎压的叶修也有点喘不过气来。
“叶哥……其实我想跟你说……”
“刘皓……其实你……”
两人同时停下,沉默了半晌。
刘皓表情变了变,笑道:“也没什么,其实我想说,虽然很不想承认,但叶哥你比我更像个江湖人,像个大侠。”
叶修看着水中的荷叶,没有像以前一样,习惯性的推敲一下这句话刘皓是真心还是假意。他故左右而言他道:“刘皓,有没有人跟你说过,其实你各方面的能力都很出众。”
虽然,面前的人差点一手毁了自己。可是不知道为什么,现如今叶修却并不想看他就这样一步一步滑向深渊。嘉世的日子里如果说刘皓做错了,可自己那时又做对了多少呢?
后来组建兴欣,做国家队领队,才慢慢明白以前年轻孤傲的自己有些事情处理的不见得有多高明。
刘皓错愕的看向叶修,道:“叶修你……难道……不恨我吗?”
“你现在恨我?或者说,你觉得我这样是恨你的样子?”
刘皓惊诧的张大了嘴,他想说我一直都恨你,这些年无时不刻都在恨你,可他却一个字都说不出。
“恨一个人太累了,刘皓,我这个人不喜欢把事情绑在一个人身上绑太久。如果对方愿意的话,成为朋友和成为仇人我肯定会选择前者。”
叶修看到刘皓露出了一个比哭还难看的表情对他道:“叶修……你真是……”
“你其实一直都是一个很优秀的人。”叶修笑了笑,接着道:“这是我欠你的,但是确实是我真心实意的实话。”
刘皓仰着脸面无表情的看向漆黑的夜空,然后回过头冲叶修笑了笑道:“但愿如此吧。”
“你不信我说的话?”
“我信,叶神我信你说的是真心的。”
“所以说,刘皓你真的很优……”
“叶神,我们先回去吧,时间已经太晚了,明天你还要指导国家队呢。”
叶修看着在弯腰收拾东西的刘皓,皱了皱眉头,终也没有再说什么。
刘皓走在前面,看着天边的一轮皓月,心中不禁哀叹。
叶修,我不是不信你,而是已经不相信自己了啊。





出鞘番外

我也觉得刘皓有点太惨了,一直说让他装逼也没装起来,所以更个番外来疼爱一下我们的白告。
ooc橙色预警。
玛丽苏预警。

刘皓看着镜子里的自己。一头堪比用过飘柔的长发,狭长的羽眉飞眉入鬓,戳破天际的睫毛,十六寸星光美瞳,一张玉面赛过刷墙的腻子粉,真所谓指如削葱根,口若含朱丹。可最令刘皓惊异的是自己的鼻子,就见化妆的小姐姐在自己脸上一阵涂涂抹抹,再睁眼时居然发现自己的鼻子小了整整一个号。
荣耀开服十二年,依旧活力不减,蒸蒸日上。国家队也喜夺三连冠。而自己作为联盟的老人,岳阳一役后也在广大人民群众中混了个脸熟,因此被邀请过来给荣耀新出的一套古风外观代言。
联盟让刘皓扮君莫笑。
刘皓站了起来,理了理身上镶金鎏云的宽袍大袖,拿起靠在一边的千机伞。轻轻转扭了一下伞柄,从中抽出一柄剑来。
刘皓执剑而立,周围立刻响起了一片低低的惊呼和倒吸气声。从诸位工作者的反应来看,刘皓知道自己的这种模样估计是不错,而且应该是非常不错。可刘皓自己却没有概念,原谅他的审美,被他的直男师父荼毒了二十多年,已经往不可描述的方向狂奔且一去不复返了。
武林传承到现在,有的人喜欢现代化,与国际接轨,所以就像喻文州所在的同仁堂,无论从管理还是外在形象都透漏出一股子精英气。而有的人喜欢传统,走向复古,就像王杰希所在的武当派,则有一种仙风道骨,世外高人的气质。
所以,历来武林大会,都经常出现一边是西装革履的大叔或者是大长刘海、马丁靴、连帽衫的青年,而另一边则是脚蹬丝履、身着道袍,扎个丸子头,看着都懒懒散散的道长,或者是穿着一身旗袍,走路丰姿绰约的妙龄女郎。
而他们华山派,则永远都只有一件衣服,运动服。
穿了二十来年运动服的刘皓,自然体会不到其他衣服的妙处。跟着工作人员走在去休息室的路上,刘皓还在想待会上台表演可千万别踩到衣服,要不然斯拉一声事小,耍剑变耍流氓就事大了。
推开门,果然全联盟的人都在,方锐眨巴眨巴眼睛,半晌才开口道:“刘皓!你……你这是去韩国了?”
魏琛走过来,围着人转了一圈,才慢慢悠悠道:“哎呀,这样才像君莫笑嘛,你看看多潇洒。要是老叶穿这样……”魏琛做出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子,接着道:“不行不行,不能想了,太辣眼睛了。”
“恩,胡子拉碴的迎风布阵和彬彬有礼的索克萨尔倒是挺和谐的。”叶修抽了口烟说道。
饶是魏琛猥琐多年,被人说破心事,也禁不住红了老脸,偷偷看了眼喻文州,发展那人也正在看他。连忙道:“那是,我们蓝雨可是师徒情深,尊老爱幼一直都是优良传统,我们大蓝雨的合照,那就是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宣传画。”
“老魏你终于暴露了吧,人在兴欣,心在蓝雨。说你是不是喻文州派来的奸细。”方锐插嘴道。
“我跟喻文州那可是纯洁的师徒关系!”
“谁问你纯洁没有啊!”
刘皓默默的站在那里,看着众人围着魏琛胡侃,低头发现叶修正托着腮看着自己。
叶修托腮的样子很好看,一双眼往下耷拉,凭添一股似笑非笑的风情。
刘皓问道:“我这样穿合适吗?”
“合适,怎么不合适,最合适了,没有人比你更合适了。”
刘皓无语。
对面的人轻轻叹息一声,走过来道:“你还是放不下过去?”
刘皓笑了笑,“毕竟无论如何还是有点遗憾的。”
想和你一起拿一个冠军的遗憾。
那人牵过他的手,一会儿,刘皓感觉自己手中多了一个东西。
定睛一看,那是一枚戒指,世邀赛的冠军戒指。
“这是去年的,拿着吧,这是我们共同的冠军,没有你,我们拿不到这个。”
眼睛似乎有些湿润,刘皓把戒指紧紧握在手心,道:“切,老子可是武林第一人,谁稀罕这个。”
“你不稀罕,还给我。”
“不给,不要白不要。”
……
刘皓以为日子会一直这样变好。
直到那天接到叶修的病危急电。
长久的不运动还有作息不规律最终还是拖垮了那个人的身体。
刘皓到医院的时候那人正一动不动躺在重症监护室里,医生说像心肌梗塞已经成这样的,其实没有再托着病人的必要了。
叶修母亲哭成了泪人,站都站不住,哀求医生想想办法。
刘皓趁乱走进病房,一会儿又出来,便消失了。
后来,听说应该进棺材的叶领队,奇迹般的好了,然后就辞掉了自己所有的工作消失了。
听说是看一病破了红尘,出家去了。
在华山上吃着西瓜的叶某人听后嗤之以鼻,人家哪里是看破红尘,这分明是凡心正炽好嘛。
刘皓黑着脸坐在一边道:“你胡闹什么,当时打通你的经脉,传你内力只是为了救你的命。”
“你真当江湖好玩儿吗?脑袋天天别在裤腰带上,你还来凑什么热闹,金针封住你的气,还找喻文州给你解开。”
叶修又敲了一个核桃:“所以,你教我武功不就得了。”
“不教!”
“那我就下山,等别人一刀捅死我,然后把江湖第一高手一半内力拿走。”
“我现在就废了你的武功!”
“那我就下山继续打游戏,然后再来个心肌梗塞。”
“你!”
“刘皓,我想跟你一起拿一个荣耀,不管什么荣耀。”
刘皓转过头去,半晌才道:“这是条不归路。”
“我知道。”
“这条路很凶险,稍不注意,付出的就是生命的代价。”
“我知道。”
“习武很苦的,你年纪又大了。”
“我都不担心,你担心什么,还是,刘大侠心疼我了。”
刘皓眉头一皱,恶狠狠道:“你可别后悔!”
“绝对不后悔!”
……
十年后,江湖上突然出现一位用剑高手。虽然所会招式有限,但经验极其老到,招招之间,天衣无缝。
又过十年,此高手与剑仙联手,成子午阴阳剑,打遍天下无敌手,虽已过了参加武林大会的年纪,但因二人剑术卓绝,特批为当年兵器谱榜首,也成了兵器谱上唯一一次二人同时夺得榜首的特例。

八月中秋,华山之颠。
一人独立于此,仰观皓月。
突然又一人飞身而至,抱怨道:“我说翻遍整个华山都找不到你,原来在这儿。不是说好的,这次中秋要一起过的吗?”
“跟你过什么,喝黄酒都会醉的人?”
“呦呵,还拿着老黄历说事呢,你也不看看啥年代了,三十年河东三十河西。”
“你不服?”
突然一人一阵轻笑,促狭道:“不是,不服的一直是你吧。也不看看,谁一直被压着。”
“你皮痒了吗?”
“不敢,不敢。万一你输了,我又不能睡床了。”
“少废话,打不打。”
“打打打。”
“叶先生,得罪了。”
“刘大侠,请出鞘。”

END

出鞘11

今天双更。
我继续加油。
决定先写吧,写完出重置版。
脑洞一出,临时起意的东西,还是粗糙,需要切磋琢磨。
ooc橙色预警。

正想入非非,冷不防后背被谁猛锤一下,一口西瓜差点没呛气嗓里。
“吃吃吃,就知道吃,现在功夫不到家就算了,怎么连以前的机灵都没有了,上次罚你被打傻了吗?”
刘皓被呛的鼻涕眼泪都流出来了,也顾不上答话,红着脖子在那里咳凑。坐旁边的俞信连忙一手抚在师兄的后背上,帮忙顺气。
他师父一看刘皓这副没出息的模样,气更不打一处来,“瞧瞧你天天失魂落魄的样子,一锤都能把你锤成这样儿,还指望你护别人呢,老十一都比你靠谱。要不是老十一要送我去北京,我就让他来这儿了。”
失魂落魄?刘皓咳的更厉害了。
咳了很久,很久,刘皓才缓过劲儿来,抬头已不见刚才狼狈模样,笑道:“师父你别生这么大的气,主要是我想着今天有师父在,量那起小人也不敢放肆,就放松了一下,以后注意便是了。”
刘皓师父张了张嘴,仿佛又想说什么,终究化成一句叹息,“你在这里好好练剑,我有事这就走了。”
“刘师叔,不再坐会儿吗,吃个晚饭再走。”
“不了,时间不等人,还要早点去北京跟你们俩的师父见面呢。”
“那好,希望刘师叔带我们向家师问好,赔罪了。”
……

看着自己的师父被众人簇拥,刘皓默默的走在后面。
“师兄。”
刘皓扭头,看到俞信那张局促不安的脸。
“师兄,师父不是那个意思,你知道师父的,他这几天心情都不好,昨天回去还把我们都骂了个狗血淋头。”
“我知道。”刘皓手中摆弄着一片柳叶,笑了笑。
“师兄,师父其实最在乎你了,其实师父大可不必回来,直接上北京的,可是就是为了见你一面才专门回来的。”
玩柳叶的手顿了一下,半晌才轻轻“恩”了一声。
“师兄……”
“你们俩在后面磨磨蹭蹭干什么,还不快点。”
在与大家道别之后,车正准备开走,刘皓师父突然拉开门,对着刘皓说:“你也进来。”
刘皓面无表情的坐了进去,看着车左拐右拐,行驶了很长时间,才被师父的一声令下,停在了城墙脚下。
夜晚的城墙已经闭门谢客,一排一排的宫灯与霓虹灯凭添了一份浪漫的气息。
“我刚刚态度不是很好,给你道歉。”
“没有,师父教训的是对的。”
“刘皓,你知道为什么我让你下山吗?”
“弟子不知,还请师父明示。”
“你心思太乱。”
“师父,我不乱,我已经不敢乱了。”
“你不专注。”
“师父,我可能一辈子都专注不了了。”顿了半晌,刘皓才闭上眼睛道。
“刘皓,你心里有疑惑。”
刘皓不再说话。
刘皓师父仿佛也不知道要说些什么才能继续这个话题,过了很久才叹了口气道:“刘皓,打起精神!”
“恩。”声音仿佛有些颤抖。
“那你回去吧,我去北京了,给你的钱多,买个好手机,多跟你师娘打打电话。”
“好。”
刘皓目送着那辆黑色的桑塔纳一骑绝尘,消失在夜幕中,才打了个的回去。
而他不知道的是,迎接他的将是更加令他痛苦的未来。

出鞘10

哈哈哈,回归回归。
今天心情真是不美妙,正式开学第一天先考英语,怕不是一夜回到解放前。
没敢跟母上大人说,怕她知道问我成绩捶死我。
依旧是ooc橙色预警。
更文。

“文州,杰希,刘皓在这儿给你们添了不少麻烦吧。”
“哪里哪里,刘师叔说笑了,刘皓这次可是帮了我们大忙了。”
“瞎说,这小子最近不知道中了什么邪,净给老子找事,以前这孩子也不是这样的啊。”
“那是那是,我们知道……”
刘皓:我的内心毫无波动,甚至还有些想吃瓜。
于是刘皓就真的吃起了西瓜。
这西瓜是十一师弟给他在山上摘的,就是这次被拉来做劳力的十一师弟。
虽说刘皓下山一趟,混的极不怎么样。可是自家师门却是万紫千红一片春意昂然。
以前还一大群跟在自己屁股后面去小卖部买零食吃的小鬼,现都已经长成了青年才俊。小宋晓的双剑已经逐渐有了自己的风格,老五赵霖的回魂枪也进了兵器谱前十。可最让刘皓吃惊的就是老十一俞信,短短六七年,一柄清霜剑已渐至化境。虽然他极不愿意承认,但是现在想打败眼前这个斯斯文文,坐在人群中间还有些拘谨的大男孩儿,无论对谁来说都绝非易事。
天赋果然是个让人头疼的东西。
回山里这一年,傻子都可以看的出来,师父对此人的器重。虽说俞信跟他不一样,他很安静,无论在学功夫上还是为人处事上,都是属于一棍打不出个闷屁,只知道低头做事的那种人。可师父还是将门派里的大小事陆续交给他做,在自己下山这几年里。
或许这就是他们口中的“专注”?
刘皓苦笑,那这样还是算了,天性使然,自己或许永远都没机会做“专注”的人了。
长江后浪推前浪,也不知道自己这门派第一人还能当多久呢。
也是,剑仙的真传弟子怎么能是被江湖人嘲笑的“小”剑仙,还是一个心术不正的“小”剑仙。
刘皓突然就想到了旧嘉世,想到了邱非。
历史即将重演。
果真是自己的前二十年都活错了吗?

拖更道歉

新文出鞘已经断更半月了,这里是一个迟来的道歉。
这个文不会坑,请大家放心。
明天就开学了,开学就可以继续更新了。
在家事情实在是太多,太多,多到身心俱疲,仿佛每天都在苟延残喘。
全职里面那么多人物,可我只对刘皓产生了莫大的兴趣,在最开始的一个小评论里,我说过是因为他太真实,每个人都能从他身上找到自己的影子。
所以,我也从他身上看到了自己的影子。
面具。
带着面具过日子,真的太苦,太苦。
不能哭,不能笑,不能生气,不能悲哀。
即是不能,也是不敢。
有时候不能和不敢就是一回事。
为什么不能,因为害怕。
害怕自己发了脾气之后是更加无可挽回的局面。害怕自己哭了之后,会让事情变得更复杂。
所以即使心里愤怒到爆炸,想要吵架,砸桌子,歇斯底里。可是还是要忍住,用最适合的面孔面对现下的一切。
每天心如浮萍,提心吊胆,害怕下一秒就是万劫不复。
这种人,怎么可能专注!
而且最重要的是,还会有一堆人跳出来指着你的鼻子跟你说:“又没人逼着你这样,你这不是自己没事找事,你活该。”
“就这点事情都解决不了,真没出息。”
对,我没出息,我活该。

我真的不愿刘皓这样悲惨下去。


这样的人生太可悲了。
我想让他变化一下。
哪怕在荣耀之外。

虽说悲剧之美才能更动人心脾,可是我的私心,也是我自己的愿望,我希望刘皓可以拥有一个光明的未来。
哪怕他不是一个好人,做过错事。
我还想让他试一试。
我觉得他还是有追求幸福的权利。


我不知道,我这算不算洗白,这也是我最近纠结的事情。
我觉得刘皓以前做过的事就是做过了,无可否认,也不用欲盖弥彰。
可是,以后呢?
我想写刘皓的改变与成长。
我知道这个难度很大,可我还是想尝试。
希望我最后的答卷可以让大家满意,也让自己满意。

最后,特别感谢一直在追文的小伙伴,鼓励我的各位大大,承蒙不弃。

我会继续努力!






出鞘9

时光如梭,眨眼一周过去了,刘皓坐在自己的专属位置上,看着满屋子认真训练的国家队,回忆起这几天发生的事,总觉得哪里透着诡异。
比如有天刘皓从外面接水回来,正巧碰到了打完电话的孙翔,热的满头大汗的孙翔看了刘皓半晌突然惊呼道:“刘皓,这么热的天你都不出汗的吗!”刘皓没在意的答到:“哦,我可以通过运气来改变体温。”谁知第二天就变成了……
“刘皓,你是要出去接水吗?能不能帮我也接一杯,外面好热,不想出去。”楚云秀眨巴着眼说到。
好吧,美丽少女的愿望就是要无限满足。刚接过楚云秀的水杯,就听到“刘皓大大,帮我也接一杯吧。”
“还有我!”
“我也要!”
最后就连苏沐橙都一脸不好意思的把杯子递到他手里。
刘皓双手拎着浩浩荡荡的水杯,迎着来自技术部、后勤部各种部的注目礼,只觉得右眼皮有点跳。
再比如,有天领导要视察,众人齐心整理训练室,唐昊被分配擦玻璃。正当唐昊准备探身出去擦外边的时候,脚下一歪,一不留神就向窗外栽去。倏忽一道人影闪过,唐昊只觉腰间一紧,下坠的速度瞬间变慢,荡荡悠悠落到地上,刘皓看了看搂着自己腿正软着的唐昊,刚想给上边的人报个平安,一抬头便有点接受无能,虽然没出什么事,可你们这一脸羡慕的表情是怎么回事!
最后,刘皓承包了包括所有寝室在内的玻璃,而此事也成了唐昊永远美好的记忆,以至于在多年后非要自己的儿子入刘皓门下学习功夫当然就是后话了。
“刘皓少侠,帮我领个快递吧。”
“刘皓,羽毛球飞树上去了,我们上不去……”
“刘皓,你是要晚上去巡逻吗?顺便去查个寝吧……”
“刘皓……”
“刘皓……”
“刘皓,上面要交一些材料,你帮我把excel给做了吧,我怕时间来不及。”
刘皓按了按额上的青筋,道:“喻文州,我想你们是不是搞错了一件事,我是来当保镖的,不是来当保姆的!”
喻文州想了想道:“可迄今为止,并没有什么人来捣乱,所以也暂时不需要你当保镖,反正你闲着也是闲着,有点事做还是挺好的,保镖保姆都是干活的,本质上都差不多嘛。”
呵呵,你说的好有道理,我竟无言以对。
不过话是这样说,刘皓也觉得有点不大对劲,喻文州、王杰希是公众人物,没有回门派这件事在江湖上也算是人尽皆知。成相这次闹的那么凶,没有理由不称这个机会来找神医和第一术士的晦气。可到现在,还是风平浪静的很。
而且更诡异的是,都一周了师门还没有给他送生活费过来,再不来,他就要去当裤子了啊。
突然,喻文州的电话响了,喻文州接了电话,说了两句,便对刘皓说道:“给你送东西的人来了,就在荷花池旁,你去看看吧。”
刘皓激动的趴在阳台上看,果真看到有两个人在亭子里。飞身而下,脚还没站稳,就觉得一股极大的力道袭来,还未反应过来怎么回事,“扑通”一声,水花四溅,人已落到池塘之中。
擤气旋身而起,“你丫谁啊!”看清人影之后刘皓吓得一口气没上来,不注意又跌了回去,这才冒出一个脑袋讪讪说到:“师父,您老人家怎么也来了。”
“我不来,等你小子翻天吗!”